主页 > 118图库018香港挂牌 >
太生猛 连坑上海电气等四家上市公司 拖欠百亿合同款的隋田力何许
发布日期:2021-09-11 20:32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个名叫“隋田力”的人,其在专网通信领域中“编织”了一张庞大的贸易网,而这张贸易网潜藏的风险正逐步暴露,并开始席卷部分A股上市公司。

  7月23日晚,汇鸿集团(600981.SH)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子公司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锦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相关业务风险事项涉及金额合计5.51亿元。

  而这合同异常的背后是一家名为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航天神禾)的企业,其实际控制人是隋田力。

  正是这个叫隋田力的人与其控制的公司,不仅拖欠了的合同款,在此之前也爆出同样拖欠了上海电气(601727.SH)、国瑞科技(30600.SZ)、中天科技(600522.SH)等A股上市公司的合同款。

  资料显示,持有中锦公司63.5%的股权,江苏中锦锦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中锦公司36.5%的股权。

  汇鸿集团的公告显示,中锦公司应收账款逾期金额1.96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剩余未交付的库存货值1.77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后续可能增加存货的金额1.78亿元,上述事项合计金额5.51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 10.21%。

  因此,汇鸿集团表示,相关业务风险事项可能导致的损失将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产生不利影响。

  就中锦公司的风险问题,7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短信方式咨询汇鸿集团总裁杨青峰,但是截至发稿时尚没有得到杨青峰的回复。

  根据汇鸿集团的公告,中锦公司自2015年起在主营业务延伸的基础上,开展电子通信设备的采购及销售业务,该业务核心产品为无线自组网通信设备,该产品即可介入现有宽带网络,也能够独立组网运行,不依托现有宽带,能满足特定环境的通信需求。

  但是,该业务的销售模式比较激进,即“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中锦公司在收到预付款后180天内交货,客户对产品验收合格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 90%的尾款。”

  也即是说,客户1亿元的合同,仅需要支付1000万元即可启动,这剩下的90%应收账款就酿成了今日的逾期风险。

  无独有偶,此前,、和均披露了爆出应收账款逾期的风险,而合同采取的销售模式都是由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支付。

  “通信设备的销售竞争很激烈,所以有些公司会以低预付款的形式来获得客户的订单,业内差不多都这样。”江苏一家通信设备公司的销售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种销售模式虽然看起来拿到的订单很多,但是潜伏的风险很大,“首先就会占用公司的周转资金,那么,我们在采购的时候就只能去压供应商的资金;其次,万一客户没钱支付尾款,那就会导致应收款逾期,而且这种逾期款都很难要回来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5.51亿元都指向中锦公司的一个客户,即航天神禾。

  启信宝数据显示,航天神禾成立于2009年7月1日,注册资本1500万元,公司股权结构是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赛普工信)与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各占50%,而北京赛普工信是由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持股60%、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下称上海星地研究所)持股40%的一家公司。

  上海星地通的股权结构是隋田力持股90%、邹荀一持股10%;上海星地研究所为隋田力100%控制的子公司,由此可见,航天神禾的实际控制人应该是隋田力。

  7月22日,中天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其下属经营高端通信业务的控股子公司南通江东电科通信有限公司(下称江东电科)与客户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用设备购销合同。近期,航天神禾在收到高端通信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期限付款至公司账户。截至2021年6月30日,关于高端通信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12亿元。另外,因航天神禾迟迟未按合同要求履行合同约定的提货义务,江东电科的高通业务合并口径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约11.07亿元(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

  则是最先爆出应收账款逾期风险的公司,其5月31日的公告显示,公司控股40%的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电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启信宝显示,上电通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就是上海星地通,持股比例为28.5%,而隋田力通过上海星地通和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持有上电通讯公司26.85%的股权。

  在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时候,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所知信息不多,能披露的都已经披露了。

  随后在7月13日,爆出风险提示,公司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或定金后对应的存货约0.98亿元)以及应收账款约1.67亿元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的风险。

  2020 年期间,国瑞科技与富申实业公司(下称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长江电子)、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哈尔滨保税)签订了系列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购销合同,但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以及哈尔滨保税未按协议要求或相关承诺按时履行合同约定的提货义务和付款义务。

  为减少损失,国瑞科技已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有一点值得注意,国瑞科技的公告显示,3月27日,上海星地通与国瑞科技签订《补偿协议》,约定上海星地通承担督促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等买家按期支付货款的责任,如买方逾期,则由上海星地通补偿国瑞科技购销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补偿额不超过相应合同总金额的5%。

  由此可见,上述4家A股上市公司爆出重大风险的资金合计至少达到了107.35亿元。一旦都无法收回货款,这些上市公司最高损失将有可能超百亿元。

  7月23日晚,汇鸿集团公告显示,公司全力核查应收账款大额逾期原因及存货相关情况,中锦公司已成立专项工作组,集中力量处理前述风险事项。同时,中锦公司已多次向应收账款相对方催收,并已发送催款函,催告其尽快将逾期未支付的货款汇至公司账户。www.742299.com!“后续将不排除通过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客户延迟付款带来的所有经济损失,尽最大可能保障公司及广大股东的合法权益。”

  公开资料显示,隋田力为中国电子科技交流中心负责人,www.wwvv59554.com!在信息通信应用领域有多年工作经验。

  不仅是上述4家上市公司,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还曾经是凯乐科技(600260.SH)、*ST华讯(000687.SZ)等A股上市公司的供应商,但目前这些公司还没有披露是否继续存在与上海星地通合作的信息。

  除去上述业务,隋田力还控制着一家新三板公司——海信(938211)。2016年3月14日,隋田力和刘青通过股权受让的方式合计控制海信50%的股权,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高通信2020年年报显示,隋田力出生于1961年8月,大专学历,“1979 年1月至1994年5月,在部队服役;1994 年5月至1998年10月,任江苏省人民政府公务员;1998年11月至今,就职于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任所长;2007年6月至2019年10月,就职于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09年8月至今,就职于江苏省国信大江科技有限公司,任监事;2009年11月至2017年9月,就职于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任董事、总经理;2010年7月至2017年10月,就职于宁波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任董事、总经理;2010年9月至2018年1月,就职于新一代广电数据服务有限公司,任董事长、经理;2011年3月至今,就职于江苏省圣迪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任监事;2011年7月至今,就职于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2012年5月至2019年4月,就职于黑龙江农垦新一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2014年5月至2015年8月,就职于江苏省大江通信有限公司,任法定代表人;2015年7月至今,就职于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2016年6月至今,就职于宁波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2016年7月至今,就职于江苏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2017年6月至今,就职于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任董事、经理。2019年1月至今,就职于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任合伙事务执行人。2019年2月至今,就职于深圳天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19 年 5 月至今,就职于哈尔滨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2020年11月至今,就职于北京海典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2020年12月至今,就职于上海电气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任副董事长。”

  7月20日,海高通信发布股权司法冻结的公告,北京赛普工信持有公司股份1728万股被司法再冻结,占公司总股本16%,冻结期限为2021年7月16日起至2023年7月15日止。

  就在此前,7月8日,上海星地通持有2160万股海高通信的股权也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20%,冻结期限为2021年7月6日起至2024年7月5日止。

  北京赛普工信是持有航天神禾50%的公司,而上海星地通则持有北京赛普工信60%股权,都是隋田力控制的企业。

  由于隋田力在信息通信领域浸淫多年,由其控制的企业在通信设备业务上构成的贸易网“枝叶繁多”,但是风险也随之而来。

  上海证券交易所7月23日对汇鸿集团下发了监管函,要求汇鸿集团及会计师“核实中锦公司电子通信销售业务开展模式、主要客户与供应商关系、资金与货物流转情况、生产资料与业务规模匹配性等,明确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并按规定予以公告”等事项。

  在此之前,中天科技也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上海电气不仅接到了监管函,而且还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除了上述4家A股上市公司之外,隋田力及其旗下企业在专网通信业务上“编织”的这张庞大的贸易网络,是否还会继续“爆雷”呢?